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孤岛的博客

 
 
 

日志

 
 

亲情故事之母爱篇(转帖)  

2008-12-03 23:1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沒有上鎖的門

鄉下小村莊的偏僻小屋裡住著一對母女,母親深怕遭竊總是一到晚上便在門把上連鎖三道鎖;女兒則厭惡了像風景畫般枯燥而一成不變的鄉村生活,她嚮往都市,想去看看自己透過收音機所想像的那個華麗世界。某天清晨,女兒為了追求那虛幻的夢離開了母親身邊。她趁母親睡覺時偷偷離家出走了。

「媽,你就當作沒我這個女兒吧。」可惜這世界不如她想像的美麗動人,她在不知不覺中,走向墮落之途,深陷無法自拔的泥濘中,這時她才領悟到自己的過錯。
「媽!」 經過十年後,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兒拖著受傷的心與狼狽的身軀,回到了故鄉。她回到家時已是深夜,微弱的燈光透過門縫滲透出來。她輕輕敲了敲門,卻突然有種不 祥的預感。女兒扭開門時把她嚇了一跳。「好奇怪,母親之前從來不曾忘記把門鎖上的。」 母親瘦弱的身軀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以令人心疼的模樣睡著了。

「媽…………」聽到女兒的哭泣聲,母親睜開了眼睛,一語不發地摟住女兒疲憊的肩膀。在母親懷裡哭了很久之後,女兒突然好奇問道:「媽,今天你怎麼沒有鎖門, 有人闖進來怎麼辦?」母親回答說:「不只是今天而已,我怕你晚上突然回來進不了家門,所以十年來門從沒鎖過。」

母親十年如一日,等待著女兒回來,女兒房間裡的擺設一如當年。這天晚上,母女回復到十年前的樣子,緊緊鎖上房門睡著了。

家人的愛是希望的搖籃,
感謝家的溫暖,
給予不斷成長的動力。


便當裡的頭髮

在那個貧困的年代裡,很多同學往往連帶個像樣的便當到學校上課的能力都沒有, 我鄰座的同學就是如此。 他的飯菜永遠是黑黑的豆豉,我的便當卻經常裝著火腿和荷包蛋,兩者有著天淵之別。而且這個同學,每次都會先從便當裡撿出頭髮之後,再若無其事地吃他的便當。這個令人渾身不舒服的發現一直持續著。

「可見他媽媽有多邋遢,竟然每天飯裡都有頭髮。」同學們私底下議論著。為了顧及同學自尊,又不能表現出來,總覺得好骯髒,因此對這同學的印象,也開 始大打折扣。有一天學校放學之後,那同學叫住了我:「如果沒什麼事就去我家玩吧。」雖然心中不太願意,不過自從同班以來,他第一次開口邀請我到家裡玩,所 以我不好意思拒絕他。

朋友來到了位於漢城最陡峭地形的某個貧民村。「媽,我帶朋友來了。」聽到同學興奮的聲音之後,房門打開了。他年邁的母親出現在門口。「我兒子的朋友來啦,讓我看看。」 但是走出房門的同學母親,只是用手摸著房門外的樑柱。 原來她是雙眼失明的盲人。

我感覺到一陣鼻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同學的便當菜雖然每天如常都是豆豉,卻是眼睛看不到的母親,小心翼翼幫他裝的便當,那不只是一頓午餐,更是母親滿滿的愛心,甚至連摻雜在裡面的頭髮,也一樣是母親的愛。

先入為主的觀念
往往影響人一生的格局,
多觀察、多探討,
會有更多意外的發現。


第一百個客人

中午尖峰時間過去了,原本擁擠的小吃店,客人都已散去,老闆正要喘口氣翻閱報紙的時候,有人走了進來。那是一位老奶奶和一個小男孩。

「牛肉湯飯一碗要多少錢呢?」奶奶坐下來拿出錢袋數了數錢,叫了一碗湯飯,熱氣騰騰的湯飯。奶奶將碗推向孫子面前,小男孩吞了吞口水望著奶奶說:
「奶奶,您真的吃過午飯了嗎?」 「當然了。」奶奶含著一塊蘿蔔泡菜慢慢咀嚼。一晃眼功夫,小男孩就把一碗飯吃個精光。

老闆看到這幅景象,走到兩個人面前說:「老太太,恭喜您,您今天運氣真好,是我們的第一百個客人,所以免費。」

之後過了一個多月的某一天,小男孩蹲在小吃店對面像在數著什麼東西,使得無意間望向窗外的老闆嚇了一大跳。原來小男孩每看到一個客人走進店裡,就把小石子放進他畫的圈圈裡,但是午餐時間都快過去了,小石子卻連五十個都不到。

心急如焚的老闆打電話給所有的老顧客 :「 很忙嗎?沒什麼事,我要你來吃碗湯飯,今天我請客。」 像這樣打電話給很多人之後,客人開始一個接一個到來。 「八十一,八十二,八十三……」小男孩數得越來越快了。終於當第九十九個小石子被放進圈圈的?

那一刻,小男孩匆忙拉著奶奶的手進了小吃店。

「奶奶,這一次換我請客了。」小男孩有些得意地說。 真正成為第一百個客人的奶奶,讓孫子招待了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湯飯。而小男孩就像之前奶奶一樣,含了塊蘿蔔泡菜在口中咀嚼著。

「也送一碗給那男孩吧。」老闆娘不忍心地說。


「那小男孩現在正在學習不吃東西也會飽的道理哩!」老闆回答。呼嚕……吃得津津有味的奶奶問小孫子:「要不要留一些給你?」沒想到小男孩卻拍拍他的小肚子,對奶奶說:「不用了,我很飽,奶奶您看……。」

一念善心助長一棵幼苗,
棵棵幼苗可以成林,
人人有愛、社會有情。

6: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他是個單親爸爸,獨自撫養一個七歲的小男孩。每當孩子和朋友玩耍受傷回來,他對過世妻子留下的缺憾,便感受尤深,心底不免傳來陣陣悲涼的低鳴。

這是他留下孩子出差當天發生的事。因為要趕火車,沒時間陪孩子吃早餐,他便匆匆離開了家門。一路上擔心著孩子有沒有吃飯,會不會哭,心老是放不下。 即使抵達了出差地點,也不時打電話回家。 可孩子總是很懂事地要他不要擔心。然而因為心裡牽掛不安,便草草處理完事情,踏上歸途。回到家時孩子已經熟睡了,他這才松了一口氣。旅途上的疲憊,讓他全 身無力。正準備就寢時,突然大吃一驚:棉被下麵,竟然有一碗打翻了的泡面!

「這孩子!」他在盛怒之下,朝熟睡中的兒子的屁股,一陣狠打。
「為什麼這麼不乖,惹爸爸生氣?你這樣調皮,把棉被弄?要給誰洗?」 這是妻子過世之後,他第一次體罰孩子。
「我沒有……」孩子抽抽咽咽地辯解著:「我沒有調皮,這……這是給爸爸吃的晚餐。」

原來孩子為了配合爸爸回家的時間,特地泡了兩碗泡面,一碗自己吃,另一碗給爸爸。
可是因為怕爸爸那碗面涼掉,所以放進了棉被底下保溫。

爸爸聽了,不發一語地緊緊抱住孩子。看著碗裡剩下那一半已經泡漲的泡面: 「啊!孩子,這是世上最最美味的泡面啊!」

孩子即使再年幼,
也有他們的尊嚴,
如果父母發現錯怪了孩子,
要勇敢向他們說:
「對不起!」。

從狼嘴裡交換來的母愛

         那是19年前的事了。   
   
  那時我9歲,同母親住


        在川南那座叫茶子山的山腳下。父親遠在省外一家兵工廠上班。   
    母親長著一 副高大結實的身板和一雙像男人一樣打著厚繭的手,這雙手只有在托著我的腦袋瓜子送我上學或拍著我的後背撫我人睡的時候,我才能感覺到她的不可抗拒的母性的 溫柔與細膩。除此之外,連我也很難認同母親是個純粹的女人,特別是她揮刀砍柴的動作猶如一個左沖右突威猛無比的勇敢戰將,砍刀閃著灼人的寒光在她的手中呼 呼作響,粗如手臂的樹枝如敗兵一般在刀光劍影下嘩嘩倒地。那時的我雖然幼小,但已不欣賞母親這種毫無女人味的揮刀動作。在那個有雪的冬夜,在那個與狼對峙 的冬夜,我對母親的所有看法在那場驚心動魄的戰爭後全然改寫。學校在離我家6裡處的一個山坳裡,我上學必須經過茶子山裡一個叫烏托嶺的地方。烏托嶺方 2裡無人煙,嶺上長著並不高大的樹木和一叢叢常青的灌木。每天上學放學,母親把我送過烏托嶺然後又步行過烏托嶺把我接回來。接送我的時候,母親身上總帶 著那把砍柴用的砍刀,這並非是怕遇到劫匪,而是烏托嶺上有狼。1980年冬的一個週末,下午放學後,因我肆無忌憚的玩耍而忘掉了時間,直到母親找到學校, 把我和幾個同學從一個草垛裡揪出來我才發現天色已晚。當我隨母親走到烏托嶺的時候,月亮已經升起在我們的頭頂。   
     這是冬季裡少有的一個月夜。銀色的月光傾瀉在叢林和亂石間,四周如積雪一般一片明晃晃的白。夜鶯藏在林子深處一會兒便發出一聲悠長的啼叫,叫聲久久地回蕩在空曠的山野裡,給原本應該美好的月夜平添了幾分恐怖的氣息。   
     我緊緊地拉著母親的手,生怕在這個前不挨村後不著店的鬼地方遇到從未親眼目睹過的狼。狼在這時候真的出現了。   
      烏托嶺上的那片開闊地,兩對狼眼閃著熒熒的綠光,仿佛四團忽明忽暗的磷火從一塊石頭上冒了出來。我和母親幾乎是在同時發現了那四團令人恐懼的綠光,母親立 即伸手捂住我的嘴,怕我叫出聲來。我們站在原地,緊盯著兩匹狼一前一後慢慢地向我們靠近。那是兩隻饑餓的狼,確切地說是一隻母狼和一隻尚幼的狼崽,在月光 的照映下能明顯地看出它們的肚子如兩片風乾的豬皮緊緊貼在一起。
        母親一把將我攬進懷裡,我們都屏住了呼吸,眼看著一大一小兩條狼大搖大擺地向我們逼近,在離我們6米開外的地方,母狼停了下來,冒著綠火的雙眼直直地盯著我們。   
      狼豎起了身上的毛,做出騰躍的姿勢,隨時準備著撲向我們。狼崽也慢慢地從母狼身後走了上來,和它母親站成一排,做出與母親相同的姿勢,它是要將我們當作訓 練捕食的目標!慘澹的月光。夜鶯停止了啼叫。沒有風,一切都在這時候屏聲靜氣,空氣仿佛已凝固,讓人窒息得難受。   
     我的身體不 由地顫抖起來,母親用左手緊緊攬著我的肩,我側著頭,用畏懼的雙眼盯著那兩隻將要進攻的狼。隔著厚厚的棉襖,我甚至能感覺到從母親手心浸人我肩膀的汗的潮 潤。我的右耳緊貼著母親的胸口,我能清晰地聽見她心中不斷擂動著的狂烈急速的鼓點。然而母親面部表情卻是出奇的穩重與鎮定,她輕輕地將我的頭朝外挪了 挪,悄悄地伸出右手慢慢地從腋窩下抽出那把尺餘長的砍刀。砍刀因常年的磨礪而閃爍著懾人的寒光,在抽出刀的一刹那,柔美的月光突地聚集在上面,隨刀的移 動,光在冰冷地翻滾跳躍。   
     殺氣頓時凝聚在了鋒利的刀口之上。也許是懾於砍刀逼人的寒光,兩隻狼迅速地朝後面退了幾步,然後前腿趴下,身體彎成一個弓狀。我緊張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我聽母親說過,那是狼在進攻前的最後一個姿勢。   
     母親將刀高舉在了空中,一旦狼撲將上來,她會像砍柴一樣毫不猶豫地橫空劈下!那是怎樣的時刻啊!雙方都在靜默中作著戰前較量,我仿佛   
     聽見刀砍人狼體的撲哧的悶響,仿佛看見手起刀落時一股狼血噴面而來,仿佛一股濃濃的血腥已在我的嗅覺深處彌漫開來。   
      親高舉的右手在微微地顫抖著,顫抖的手使得刀不停地搖晃,刺目的寒光一道道飛彈而出。這種正常的自衛姿態居然成了一種對狼的挑釁,一種戰鬥的召喚。母狼終 於長嗥一聲,突地騰空而起,身子在空中劃了一道長長的弧線向我們直撲而來。在這緊急關頭,母親本能地將我朝後一撥,同時一刀斜砍下去。沒想到狡猾的母狼卻 是虛晃一招,它安全地落在離母親兩米遠的地方。刀沒能砍中它,它在落地的一瞬快速地朝後退了幾米,又作出進攻的姿勢。   
     就在母 親還未來得及重新揮刀的間隙,狼崽像得到了母親的旨意緊跟著飛騰而出撲向母親,母親打了個趔趄,跌坐在地上,狼崽正好壓在了母親的胸上。在狼崽張嘴咬向母 親脖子的一刹,只見母親伸出左臂,死死地扼住了狼崽的頭部。由於狼崽太小,力氣不及母親,它被扼住的頭怎麼也動彈不得,四隻腳不停地在母親的胸上狂抓亂 舞,棉襖內的棉花一會兒便一團團地被抓了出來。母親一邊同狼崽掙扎,一邊重新舉起了刀。她幾乎還來不及向狼崽的脖子上抹去,最可怕的一幕又發生了。 
      在母親同狼崽掙扎的當兒,母狼避開母親手上砍刀折射出的光芒,換了一個方向朝躲在母親身後的我撲了過來。我驚恐地大叫一聲倒在地上用雙手抱住頭緊緊地閉上 了眼睛。我的頭腦一片空白,只感覺到母狼有力的前爪已按在我的胸上和肩上,狼口噴出的熱熱的腥味已經鑽進了我的領窩。也就在這一刻,母親忽然悲愴地大吼一 聲,將砍刀埋進了狼崽後頸的皮肉裡,刀割進皮肉的刺痛讓狼崽也發出了一聲渴望救援的哀嚎。奇跡在這時發生了。   
     我突然感到母狼 噴著腥味的口猛地離開了我的頸窩。它沒有對我下口。我慢慢地睜開雙眼,看到仍壓著我雙肩的母狼正側著頭用噴著綠火的眼睛緊盯著母親和小狼崽。母親和狼崽也 用一種絕望的眼神盯著我和母狼。母親手中的砍刀仍緊貼著狼崽的後頸,她沒有用力割入,砍刀露出的部分,有一條像墨線一樣的細細的東西緩緩地流動,那是狼崽 的血!母親用憤怒恐懼而又絕望的眼神直視著母狼,她緊咬著牙,不斷地喘著粗氣,那種無以表達的神情卻似最有力的警告直逼母狼:母狼一旦出口傷害我,母親就 毫不猶豫地割下狼崽的頭!動物與人的母性的較量在無助的曠野中又開始久久地持續起來。無論誰先動口或動手,迎來的都將是失子的慘烈代價。相峙足足持續了5 分鐘。   
     母狼伸長舌頭,扭過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輕輕地放開那只抓住我手臂的右爪,繼而又將按在我胸上的那只左腳也抽了回去,先前還高聳著的狼毛慢慢地趴了下去,它站在我的面前,一邊大口大口地喘氣,一邊用一種奇特的眼神望著母親。   
      親的刀慢慢地從狼崽脖子上滑了下來,她就著臂力將狼崽使勁往遠處一拋,地一聲將它拋到幾米外的草叢裡。母狼撒腿奔了過去,對著狼崽一邊聞一邊舔。母 親也急忙轉身,將已嚇得不能站立的我扶了起來,把我攬人懷中,她仍將砍刀緊握在手,預防狼的再一次攻擊。   
     母狼沒有做第二次進 攻,它和狼崽佇立在原地呆呆地看著我們,然後張大嘴巴朝天發出一聲長嗥,像一隻溫順的家犬帶著狼崽很快消失在幽暗的叢林中。母親將我背在背上,一隻手托著 我的屁股,一隻手提著刀飛快地朝家跑去,剛邁進家門檻,她便腿一軟摔倒在地昏了過去,手中的砍刀哐當一聲摔出好幾米遠,而她那像男人般打滿老繭的大手 仍死死地摟著還趴在她背上的我。  

與人分享也許會更好

日閒暇無事在家中的花園裡散步,偶然發現了一條小蟲在樹葉上蠕動。我趕忙將它捉住,準備讓家中魚缸裡的

 

那對好兄弟飽餐一頓。
  我家一共養了兩條小鯽魚,他們同在一片小天地裡相依為命,風風雨雨已經有好幾個春秋了,可謂是情深義重。我把那條蟲子往魚缸裡一扔,只見兩條 小鯽魚迅速的向獵物襲來,先到的那條一口咬住了蟲子的頭,隨即便潛向水底,邊游邊把蟲子往肚子裡吞。顯然以他的身材是根本吃不消整條蟲子的,然而他並 沒有放棄,依然飛快的遊著,用力的吞著。另一條鯽魚在他的身後緊追不捨,終於他追了上來,一口咬住了從同伴嘴裡露出的半條蟲子的尾巴,拼命的將蟲子奪了下 來。到了嘴邊的肥肉失去了,這條鯽魚豈能甘心,他們瘋狂的追逐著、撕咬著。為了爭食一條蟲子,兩條同舟共濟數十日的鯽魚卻反目成仇,大動干戈。而最終 他們兩個都累的筋疲力盡,誰也沒有吃掉那條蟲子,因為憑藉他們個人的力量是根本吞不掉那條蟲子的。我在心裡暗自嘲笑這兩條鯽魚愚蠢:你們為什麼會因為 一條蟲子而傷了和氣呢?你們為什麼不合力將這條蟲子撕成兩半而共進美餐呢?可我轉念一想,也不覺得奇怪。我們人類又何嘗不犯這樣的錯誤呢?為了一己私利, 有的人會和朋友、親人爭得頭破血流,有時即使是自己根本無法完成的事情,也不願意與人分享,共同合作。其實,有的時候正是因為我們這種無知的佔有欲 自私的心志阻礙了我們事業成功的道路。朋友們,仔細想想,與人分享也許會是更好的選擇。
  又一日,我捉了兩條蟲子把它們一齊扔進了魚缸。可是那兩條小鯽魚依然沒有平分秋色,而是瘋狂的爭食著同一條蟲子......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